一劍浣春秋

關於部落格
一劍浣春秋
  • 11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奧巴馬將首次參加印度國慶日 出售全球鷹無人機


  【環球軍事報道】據美國《uasvision》網站2015年1月5日報道,據《印度教徒報》消息,這個月美國總統奧巴馬訪問印度,首次參加印度的國慶日,可能會宣佈一項向印度出售高空長航時無人機的協議。雖然其機型和數量都未定,但據瞭解最大的可能是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的RQ-4“全球鷹”無人機。
  “全球鷹”無人機是高空長航時無人機,具有強大的情報監視偵察能力,可在晝夜及各種氣候條件下獲得大區域的實時和高精度的圖像。“全球鷹”無人機的航時超過24小時,使用高度60000英尺。美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部署過該無人機。  (原標題:奧巴馬將首次參加印度國慶日 出售全球鷹無人機)
繼續閱讀

習近平:明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關鍵之年


  中新網12月30日電 據新華社“新華視點”官方微博消息,習近平30日上午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八次會議。他強調,今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開局之年,改革形成了上下聯動、主動作為、蹄疾步穩、狠抓落實的好局面。明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關鍵之年,氣可鼓而不可泄,要再接再厲、趁熱打鐵、乘勢而上。  (原標題:習近平:明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關鍵之年)
繼續閱讀

馬英九辦公室否認防務部門負責人嚴明請辭


  中新網12月30日電 據臺灣“中央社”報道,媒體報道稱,臺灣防務部門負責人嚴明兩度向馬英九表明交棒。馬英九辦公室方面30日表示,嚴明並未向馬英九請辭,媒體報道並非事實。
  網絡媒體“風傳媒”報道稱,臺灣防務部門負責人嚴明日前第2次向馬英九表明,為促進台軍高層人員的年輕化,自己將交棒的想法,雖然馬英九還未批准,但臺灣軍方內部已傳出在2015年元月軍方將會進行上將人事的異動,臺灣參謀總長高廣圻可望接任防務部門負責人一職。
  對此,馬英九辦公室方面表示,嚴明並未向馬英九請辭,媒體報道並非事實。
  報道並指,參謀總長高廣圻為馬英九親信,還影射高廣圻因為是馬英九辦公室前副秘書長高朗的弟弟而獲重用。
  馬英九辦公室方面對此予以駁斥並澄清,馬英九與高廣圻毫無私交,台軍優秀將領都是臺灣重要資產,馬英九用人唯才並尊重軍中倫理。所謂“馬親信”的說法,完全不符事實。
(原標題:馬英九辦公室:防務部門負責人嚴明並未請辭)
繼續閱讀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證言》系列報道之四:劉心元


  原標題: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證言》系列報道之四:劉心元
  國際在線消息:劉心元,男,出生於1930年。當侵華日軍打進南京城時,他才7歲。作為孩子,他只記得卧病在床的父親神色慌張地喊著家人,備好糧去避難。
  “日本人來之前我住在中華門外,叫楊輔巷12號,我母親在那開個小店。我們家那時候有個小地洞,我們帶了點米擺在地洞里,我還用個草蓋起來。”
  然而,辛苦準備的糧食在逃難中遺失了。劉心元一家人本想逃往江北農村,但根本無法過江,便只好躲進鼓樓頤和路的一家空蕩的縫紉機廠。但第二天一早醒來,劉心元驚訝地發現連縫紉機廠外的院子里都用竹板搭起了帳篷,住滿了人。此後,日本人就經常到這裡恐嚇難民,並抓捕可能是軍人的年輕人,抓去就處死。
  “日本人看年輕人就看這個虎口,抓槍這裡就磨出了繭子,他摸一摸虎口。一個把帽子掀開來看看有沒有印子,這個地方有印子就是當兵的。我們那地方被抓了不少。”
  殘暴的日本士兵抓走了青壯年,還不放手,他們把刺刀對準了年幼的孩子們:“我們小孩也在門口玩,看到來了四個鬼子,喝醉酒了搖搖晃晃,刀都是這麼長的東洋刀,我們七個小孩有四個都給他們殺掉了。然後到了晚上,我給日本人抓了去,我母親就拼命跑出去,跑到我背後。我看到我媽來了,就喊媽。她就說不要哭,就把我連拖帶拽弄到對面的巷子。”
  雖然劉心元順利逃脫了這一次的抓捕,但更多的無辜兒童卻落入了日軍之手。劉心元回憶,被抓去的孩子要麼被送到日本,要麼是被送去馬鞍山進行慘無人道的生化試驗。 (江蘇台供稿)
繼續閱讀

鄭州綠化帶暗藏排污管 多個村莊發現排污口



上田河村北邊,水流到賈魯河
上閆垌村北邊的污水流進地下雨水管道

上閆垌村北邊的污水流進地下雨水管道
  昨日,本報刊發《是誰在往賈魯河排污水?》後,有知情人致電本報記者說知道污水的上游管道。昨日下午,他帶記者在多個村莊附近發現了多個排污處,有的污水直接排往地下雨水管道。目前,相關部門仍在排查中。
  鄭州晚報記者 王軍方 文/圖
  排污管道就在賈魯河岸邊
  昨日14時10分,知情人帶領記者來到二七區侯寨鄉上田河村北邊的航海路賈魯河橋上。
  站在橋上向下看,下邊是一個很深的溝,溝西側上方有一個直徑約1米的水泥管道。管道從深溝上邊土地中穿出來,盡頭處緊接著是水泥鋪設的渠道。渠道很陡,直接通往下邊的賈魯河河道。
  “今天早上從橋上看,可清晰地看到水流,現在看不到了。”他指著渠道說。
  記者來到深溝內靠近渠道處看到,這裡的水量較小,水也比較清。水自上而下曲曲彎彎流進賈魯河後,順著河道向北流去,河道里的水也比較清。
  “水泥管道下邊的渠道都是黑色的,這裡的水肯定不乾凈。如果經常放自來水,這裡的水就會變清。”他分析,這裡以前排放過不清澈的髒水。
  一潭污水排往地下雨水管道
  從此處向東,走到侯寨鄉上閆垌西公交站牌時,也就是高鐵橋梁下邊的航海路邊時,有一個被鐵絲網圍置的區域,面積約100平方米,裡面有很多污水。污水上漂著落葉、塑料袋和飲料瓶等垃圾。
  那裡的污水不斷向東流去,有人在那裡放置了蛇皮沙袋,部分沙袋破爛。沙袋阻止了水流,無法流到公路邊的綠化帶,但水流通過人行道流到了航海路上,然後通過井蓋的縫隙進入地下管道。
  知情人拿著工具打開寫著“雨水”的井蓋查看,正是這些水流到了雨水井。與記者前天在賈魯河看到的污水量相比,這裡的水流要小得多。
  “這裡應該是上游村裡的排污管道損壞泄漏的,看這跡象好像時間比較長了,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沒有維修。”知情人說。
  井內有水泥管道在排污
  隨後,知情人帶記者到侯寨鄉八卦廟社區門口東邊約200米處。
  他打開航海路人行道上寫著“雨水”的一個水泥窨井蓋後,記者看到下邊暗流涌動,水流湍急,水顏色發暗。
  隨後,他又帶著記者來到此窨井南邊一二十米的綠化帶內。那裡有一個鐵制的窨井蓋,打開後可看到,深達五六米的井內,有一個直徑約1.8米的水泥管道,從南向北排污,水流急,水量大。
  記者發現,這裡管徑、水流速度、水量和記者前日發現的排污口差不多。
  “這裡的上游是八卦廟方向,下游就是賈魯河那個排污口。”知情人分析,這裡的水流從地下穿過航海路,然後一直通往賈魯河。
  環保部門在查找污水源頭
  昨日,二七區環保局到現場排污口的上游進行排查。
  昨日下午,該局信訪科科長侯亞麗給記者打來電話說,記者看到的排污口上游有馮灣、酒溝、羅寨、八卦廟、上閆垌等多個村莊,這些村莊部分屬於中原區、部分屬於二七區。
  她說,二七區環保局工作人員到村莊走訪了一些村民瞭解到,附近沒有生活污水處理廠,由於管道都在地下,目測無法確定污水來自哪裡。
  同時,中原區環保局也在調查排污一事。
  賈魯河排污到底歸誰管?
  根據2012年7月15日下發的《關於進一步加強鄭州市生態水系截污治理工作的實施意見》,市水務局負責賈魯河河道的工程設施、綠化美化及林木花草管護工作,加強涉河排污口的排查和管理。但是,二七區沒有水務局。
  隨後,記者查詢到“二七辦[2012]63號”文件。該文件為二七區區委辦、區政府辦印發《關於進一步加強二七區生態水系截污治理工作的實施意見》的通知。
  其中職責分工內顯示:區農委負責二七區生態水系工程建設、水資源統一調度、河道清淤和水系提升工作,做好賈魯河、金水河河道的工程設施、綠化美化及林木花草管護工作。加強涉河排污口的排查和管理,對發現的排污口要明確責任單位,做好截污工程建設,並會同區環保局、區城管執法局組織截污治理驗收工作。
  昨日16時50分,記者聯繫了二七區農委水利科王科長。她說,她去年才到水利科,沒有見到過這個文件。“我印象中應該歸環保局管。”她向記者詢問了文件號,說抽空看一下文件。
繼續閱讀

吸毒被抓後 竟冒用閨蜜身份


  閨中蜜友竟是這樣的
  金陵晚報訊(通訊員 秦公軒 王玉 記者 徐寧)10月25日,南京秦淮區雙塘派出所民警接到市民舉報稱,懷疑有人在快餐店廁所內吸毒。民警迅速趕到現場,發現場地上有疑似毒品的包裝袋及註射物,但沒有發現人。
  民警猜測嫌疑人定是經常在附近出入,隨即蹲點巡視。當天下午三時許,在快餐店的車站附近抓獲精神萎靡的犯罪嫌疑人。
  嫌疑人交代她名叫陳曉青(化名),報上身份號碼後,民警發現她的樣貌和電腦上有點不一樣。她稱自己畢業於表演系,由於樣貌不佳,一直接不到片約,後來曾多次到美容醫院整形,所以才會和照片上有差距,而她對於毒品的認識也是始於對男友的迷戀。
  據她交代,自己畢業後沒多久在南京定居,認識了男友,後來才發現男友有吸毒史,勸男友戒毒一直不成功後便想陪伴他一起戒掉毒癮。可是沒想到自己為男友做了這些之後,最後還慘遭拋棄。“曉青”說到這已經泣不成聲,考慮到“曉青”的悲慘遭遇,民警動了惻隱之心。
  民警突然發現,“曉青”一直強調自己是初犯,請求公安從輕處理,但是通過她的面相民警判斷她吸毒至少有好幾年,怎麼看也不像是初犯。
  民警立即給曉青的家人打電話核實,曉青爸爸老陳就急了,立即打電話給女兒,可發現女兒還本本分分地在單位上班。老陳感到非常困惑,推測是詐騙電話,還打了110報警,舉報有人冒充公安機關詐騙。
  假“曉青”一看事情敗露,立即交代自己真名叫朱某,和陳曉青是同鄉兼大學同學更是好姐妹,因為曾因吸毒被公安抓到過好幾次。最後一次被抓,民警曾提到下次如果還因為吸毒被抓,要受到嚴厲的處罰,朱某心裡害怕才冒充自己的閨蜜,企圖以初次吸毒逃避處罰。
  至此,犯罪嫌疑人朱某冒充閨蜜曉青的案子水落石出,而朱某將受到強制隔離戒毒兩年的處罰。  (原標題:吸毒被抓後 竟冒用閨蜜身份)
繼續閱讀

曝“去哪兒網”賣假“航班延誤險”


  據央視新聞報道,有消費者通過“去哪兒網”買了一張機票,並花20元購買了“航班延誤險”,保單上寫著太平洋保險公司,一查才知道,保險公司根本沒這保單,是“去哪兒網”自己出售這個險種。專家認為,去哪兒的做法“絕對違規”。
  10月,經常出差的王錚先生通過“去哪兒網”買了一張深圳去杭州的機票,並花費20元購買了航班延誤險,保單上寫著太平洋保險公司,但一查才知道,保險公司根本沒這保單。
  報道稱,王先生購買的延誤險保單號為26位,但是經過太平洋保險官方查詢得知其保單號最多只有20位。央視記者親自購買多張機票及延誤險後確認“去哪兒網”所售保險保單號確實均為不可查詢的26位。
  對此,“去哪兒網”的答覆是理賠也是通過“去哪兒網”進行,不經過保險公司,其與保險公司的關係是內部關係流程。中國保險學會常務理事王緒瑾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去哪兒網”此行為絕對違規。
  央視報道播出後,“去哪兒網”通過官方微博回應稱,央視報道不實。
  “我們註意到今天央視播出的《20元航班延誤險買的竟是假保險》報道,其中關於去哪兒網的部分存在不實之處。”公司聲明稱,“去哪兒網”是旅游平臺,有保險兼業代理資質,作為平臺為消費者提供延誤險,不直接從事保險業務。保險由太平洋保險提供,“去哪兒網”僅為第三方銷售平臺,並不存在違規問題。
  聲明稱,由於太平洋保險網絡系統故障,導致消費者通過“去哪兒網”購買的保險無法在其系統查詢,但保險服務不受影響。目前太平洋保險已經在緊急修複該網絡問題。
  “我們保留向央視追究報道失實責任的權利。”公司聲明稱,歡迎媒體監督,但希望媒體在報道中註意專業性。綜合  (原標題:曝“去哪兒網”賣假“航班延誤險”)
繼續閱讀

兵團第四師擬建市名引熱議 “可克達拉”?“惠遠”?


  兵團第四師擬建市名引熱議 叫“可克達拉”還是“惠遠”?
  亞心網訊(首席記者劉書成)“可克達拉改變了模樣,姑娘就會來伴我的琴聲。”有著“東方小夜曲”之稱的《草原之夜》中這句歌詞,唱紅了伊犁可克達拉草原,地處伊犁的兵團第四師也因此將可克達拉作為擬建城市的名字,主城區設在66團。不過,曾長年生活在66團的部分人士提出,“惠遠”更適合作為新城市的名字。
   兵團四師擬建城市,主城區設在66團,圖為66團主街道五零大道。閆欣秋 提供
  10月20日,新疆財經大學教授任群羅介紹說,可克達拉市有望於明年初獲批。目前,一封將“可克達拉”更名“惠遠”市的建議信,已經以掛號信的形式郵發給自治區黨委、政府的領導。這封信來自兵團第四師及66團一些離休幹部、66團前身50團老兵、66團老軍墾等一些幹部職工以及原籍66團關心家鄉發展的人士,他們建議將現霍城縣惠遠鎮併入四師擬建城市,並將擬建城市命名為“惠遠市”。任群羅便是其中的一位。
  
  新疆社科聯研究員戢廣南認為,兵團擬建市市名的選擇,不能單純以一首歌曲的傳唱度為考量,擬建市的名字應該更符合兵團特色,比如鐵門關市以及紅星市,就很能體現兵團屯墾戍邊的紅色特點。
  戢廣南建議,今後我區各相關主管部門在涉及一個地區、街道、城市新命名時,不妨參照五家渠市曾經面向全球廣泛徵集市名的做法,廣開言路,讓文化、史學界人士進行廣泛討論,之後確定一個更能體現當地人文歷史背景的名字。
  叫“可克達拉”好不好?
  正方:草原之夜唱紅“可克達拉”
  反方:“可克達拉”易叫成“疙疙瘩瘩”
  可克達拉是兩種語言的融合。長期研究伊犁地方史的晏海發說,“可克”是翻譯有點錯誤的突厥語,意為綠色的,“達拉”則是蒙古語,是原野的意思。
  “只要聽過《草原之夜》的人,都能記住一個美麗的地方——可克達拉。”兵團第四師黨委副書記、師長鐘波曾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這樣提及為兵團第四師擬建市可克達拉市命名的緣由。
  久居江南水鄉一直嚮往草原的江蘇人張瑞興曾因《草原之夜》這首歌曲,慕名來到伊犁可克達拉草原。在他看來,走進可克達拉草原之夜風情園,仔細瞻仰阿力麻里——成吉思汗西征展覽館、草原石人、岩畫群等旅游文化景點,不僅使人遙想起久遠的民族歷史,也會由衷贊嘆當代軍墾人屯墾戍邊的創業偉績。
  “叫什麼可克達拉呢,這要是內地人來了估計就被叫成‘疙疙瘩瘩’、‘磕磕巴巴’了。”得知兵團第四師擬建城市要被命名為“可克達拉”,84歲的66團老軍墾、退休職工任文亭很想不通。
  “從文字角度看,‘惠遠’簡潔、明快、易懂,朗朗上口。”退休前曾任兵團四師70糰子校中學教師的王欣舍認為,新疆居民是習慣了這類民族地名的稱呼,但南方人來了估計叫起來會比較費勁,也容易念錯。
  “雖然‘可克達拉’比較聞名,但第四師擬建城市名字選擇‘惠遠市’更為恰當。”新疆財經大學教授任群羅說,從地理上看,第四師擬建城市主城區選址在66團,毗鄰霍城縣惠遠鎮即惠遠古城,土地原本來源於惠遠,惠遠老城遺址還在66團6連。66團的前身為6軍17師50團,是曾經保衛延安的一支英雄部隊,又是1949年進軍伊犁第一團,部隊的駐扎地就在惠遠古城。1950年部隊開展大生產運動,就在駐扎地惠遠地區開始墾荒造田。至今原50團烈士陵園還設在惠遠,原50團團長、伊犁地委首任書記劉光漢同志的骨灰仍然安葬在惠遠古城。因此,將惠遠鎮併入四師擬建城市,也具有傳承革命歷史傳統的意義。
  任群羅認為,相對來說,“可克達拉”一詞主要來源於兵團64團前身“可克達拉農場”。擬名為“可克達拉市”,與主城區實際地址不符。
  叫“惠遠”好不好?
  正方:“惠遠”更悠久有利於兵地團結
  反方:“惠遠”太厚重不宜做縣級市名
  相對“可克達拉”,“惠遠”這一詞語的人文歷史含義更為深遠。原農四師師長、66團團長謝睦森說,惠遠古城原為伊犁將軍府所在地,是歷史上伊犁九城的首城,作為新疆的政治中心長達100多年,有著深厚的人文和歷史淵源。林則徐在鴉片戰爭後被髮配此地仍繼續建功立業,墾荒造田,修建了“湟渠”,至今仍然是66團以及霍城縣部分地區灌溉主渠道。但辛亥革命以後,伊犁將軍府撤銷,惠遠淪落為連縣城都不是的尷尬地位,日漸衰落。四師擬建城市如為“惠遠市”,作為兵團四師的師部城市,可以提升擬建城市的文化底蘊,有利於城市未來經濟、旅游、教育、文化等各項事業的發展。同時也能使惠遠古城走上復興之路。
  離休幹部、原50團進疆老兵閆欣秋則從民族團結的角度考慮此事。他說,習近平總書記在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講話中指出:新疆的問題最長遠的還是民族團結問題。要加強民族交往交流交融,部署和開展多種形式的共建工作。“第四師擬建城市如命名為‘惠遠市’,有利於兵地團結、民族融合,也能更好地體現中央精神。”
  謝睦森舉例說,新設立的霍爾果斯市,在規劃內就把兵團61團、62團劃入了霍爾果斯市這一自治區縣級市的範圍,體現了兵地團結、民族團結。如果將惠遠鎮併入四師擬建城市並命名為“惠遠市”,是兵地團結、民族團結的進一步體現,也能寓意中央對邊遠民族地區的關懷惠及遠方。
  不過,新疆社科聯研究員戢廣南認為,正是由於惠遠的悠久歷史,作為第四師縣級市的市名更需要慎重考慮。
  “惠遠,這樣一個曾經長期擔任過新疆政治中心的名字,是否適合作為兵團一個縣級市的名字?如果成為縣級市的名字,是否有點名不正言不順?”戢廣南說。  (原標題:兵團第四師擬建市名引熱議 “可克達拉”?“惠遠”?)
繼續閱讀

短評:服務農民工不能有“恩賜”思想


      新華社北京9月30日電(記者 趙宇航、羅鑫)農民工作為我國產業工人的主體,為國家現代化建設和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但是多年來,農民工在城市所受到的待遇卻屢屢讓人感到心酸。國務院近日印發《關於進一步做好為農民工服務工作的意見》,讓人們看到了加快解決農民工相關問題的希望,感受到了黨和國家關心這一龐大群體的溫暖。
      客觀地說,各級政府近年來在服務農民工方面的確做了不少工作,諸如推動農民工轉移就業,提高農民工的職業技能,幫助農民工增加收入等等。不過,農民工進城落戶、農民工子女教育、社會保障帶著走等他們更加迫切的需求,對他們而言依然是“難於上青天”。
      作為城市的建設者,農民工理應與當地戶籍人口享受同等的基本公共服務。令人遺憾的是,一些地方有關部門嘴上喊著重視農民工的權益,實際上總是戴著有色眼鏡來看待農民工,在服務農民工方面缺少應有的責任感和自覺性,甚至把本應給予他們的服務看成一種施捨。
      農民工所受到的非公正待遇問題,有著特殊的歷史原因,解決起來也決非易事,但這不應成為久拖不決的理由。農民工不應是城市的過客,而應成為城市的主人。讓城市的基本公共服務更多惠及廣大農民工,這是各級政府應當承擔的責任,也是建設和諧社會的要求。
      進一步深化改革,突破制度瓶頸,更加人性化地處理農民工所關心的問題,幫助廣大農民工逐步融入城市,讓他們早些享受到應有的權利,讓社會公平正義的陽光普照大地。  (原標題:短評:服務農民工不能有“恩賜”思想)
繼續閱讀

院士斥部分保護區“無知”:不知家底何談保護?


  中新社長白山9月12日電 (李彥國 黃傑)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人與生物圈國家委員會主席許智宏12日在吉林長白山表示,當前中國一些保護區對自己的“家底”並不清楚,沿用的保護區內植物、動物資源數據還是60多年前的調研資料,這樣的保護區根本無法實現其應盡的職責與義務。
  當日,第十六屆中國生物圈保護區網絡大會在長白山開幕,相關國際保護組織,中外自然保護區、國家公園代表百餘人與會。
  許智宏在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說,自己走訪過中國一些保護區,其中有的還在沿用60多年前的調研數據,這極不科學。“60多年了,受氣候變化、人類活動等因素影響,動植物的分佈也相應地發生了變化,有的物種可能已經消失了,有的物種因為變暖而北移了。”
  許智宏表示,當前亟需做的一點是對各個保護區內的動植物資源進行一次摸底普查。他介紹,一些工作現在國家層面已經在做了,但更重要的是各個保護區自身也應該行動起來。
  公開數據顯示,當前中國有自然保護區總計2697處。對於保護區的摸底普查,中國在國家層面已經展開了部分工作。比如在當天的會議上,中國科學院就對外公佈,當前有超過1萬台紅外相機被安裝在不同的保護區內以監測野生動物。
  此外,許智宏指出,保護區實際上是絕佳的天然科研基地,中國的大學、科研院所眾多,這些機構完全可以在保護區內找到研究課題,同時給國家生態環境的保護提供好的科學依據。
  因此,許智宏呼籲保護區與大學、科研院所展開廣泛合作,以追蹤自身保護區的生態變化。
  許智宏指出,只有摸清家底,對保護區內的生態環境有了最新的認識,才能制定科學合理的保護計劃。“不要等到環境破壞再來修補,那樣往往要耗費更大的精力,或許還會造成無法輓回的損失。”
  中國人與生物圈國家委員會於1978年經國務院批准建立,其致力於推廣人與生物、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理念,推廣國際先進的管理理念和保護事項,加強保護區的交流合作,同時肩負為政府提供政策咨詢職能。(完)  (原標題:院士斥部分保護區“無知”:不知家底何談保護?)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